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相逢是首歌》

——西安部分初六九届师生联谊园地

 
 
 

日志

 
 

《儿时记忆》—— 柳安宁  

2011-06-10 19:5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时记忆

 

《儿时记忆》—— 柳安宁 - xa8950 - 《相逢是首歌》

 

自2010年9月同学相聚后,心潮澎拜,久久不能平息。向东同学建立“相逢是首歌”网络交流平台后,有幸在其上拜读了诸多同学的精彩博文。小学、中学那些已淡出记忆的往事,竟渐渐清晰起来。现撷几件,与同学们分享。

 一、弹弓

 小时候男孩的游戏多为滚铁环、抓三角、摔包子、拍洋片、打猴、打弹弓等。女孩子的游戏往往以跳房子、跳皮筋、踢毽子、抓子(小石子、羊拐)、拍糖纸为主。男女生共玩的游戏多为跳绳、打沙包。儿时,我以为打弹弓最能体现男孩“气概”,便痴迷于此。那时游戏的道具全部是自己动手,材料也是自己筹备。用铁丝做的弹弓架子,用汽车内胎建成皮筋,用帆布(当然最好是羊皮、人造革)做成夹石子的“弹仓”,捆扎停当,一把弹弓即告完成。“豪华”的还用女孩扎头发的塑料丝在手把处细缠一遍,手感更佳。我与王纯刚、靳安东等同学终日乐此不彼。开始的子弹是捡来的石子,后发现因其不圆不准,遂以黄泥做丸,阴干后一试,果然精确性大增。于是刻苦练习,最后竟可以用弹弓打苍蝇。园内及周围的小鸟打完了,打怕了,就去城墙附近的树林,常常是满载而归。那时根本不懂什么是生态保护。提着一串小鸟回家,往往引得邻家小孩围观,心中很是骄傲。

此技在几年后在参加襄渝铁路三线建设的艰苦岁月中竟发挥了作用。由于活重粮少,多数时间我们都处于饥饿状态。我先是用弹弓,后李小石弄来一把气枪,夜里由丁大公(时为炊事班班长)打手电,我当主射手,打了不少斑鸠、喜鹊、麻雀,为同学们添一点荤腥。这也是儿时的游戏打下的基础。

二、木工

 小学尚未毕业,“文革”便开始了。无学可上,无处可去。家里的鸡窝上放着一大捆用于烧火的劈柴。一日突发奇想,看其能做点什么。闻通济中坊王连奎同学的爷爷是一位手艺精湛的老木匠,大喜。上门请教,经爷爷指导认为这些材料可以做木箱。于是就和王连奎、王纯刚、靳安东从通济中坊把木匠家具悉数搬回家中。从吊线、解板开始,下料、合板、掏卯、熬皮胶,一直到批腻子、上油漆、加合页,终于做成了两个可以盛放衣服的红色木箱。母亲一用就是几十年。多年后我再看这两个木箱,虽然外观粗糙,但工艺中规中矩,榫卯结构牢固。回想起这是几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在同龄的王连奎“师傅”的带领下鼓捣出来的,不由得竟佩服起当时的自己来。

三、学农

 “复课闹革命”上了中学。上课用的是手工刻版的油印讲义,但“学工”、“学农”等活动甚频。一日,学校通知去高陵县学农劳动,且要求步行前往。初出学校尚有队形,不久后变成了三三两两的“散兵线”。那时对路程没有概念,只听说有60里路。有聪明者不知从哪里弄来香烟,给司机说说好话搭车走了,多数人一直走到天黑方到高陵。现回想当时的学校领导也真是胆大。这一群半大小子和女孩就这样“放羊”。现在这种事情真不敢想象。

初到农村,天刚亮就起来下地干活,约9点回来吃饭,饭后再下地,中午饭后要一直干到天黑才收工。我和李向东、马海长等同学早早饿得前心贴后心了,一直盼着房东叫我们回去吃饭,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听到了一声召唤,内容却是“喝汤了”。我们差点背过气去,饿成这般摸样,喝汤能顶什么?待到桌上一看,一盘煎杂粮馍片,一碗醋拌辣子,一碟炒葱花,一盆飘着几片绿叶子的菜汤。顷刻之间馍尽汤绝,肚子方感到半饱,但“晚餐”已宣告结束。几十年后,我们还能感到那馍片和葱花的香味。

一日,忽闻村中一干部家中有婚礼,吃流水席,眼见社员们提着脸盆、暖瓶等前去吃席,我们抓耳挠腮,无计可施,幸亏李向东想出一个好主意,我们几个人凑了一毛多钱,买了一张毛主席像,浩浩荡荡“送礼”赴宴。虽然没有大鱼大肉,但面条、蒸馍数量众多,我们终于在农村吃上了一顿饱饭。

四、事故

 “龙口夺食”是我们每年都能听到的口号。在割麦子的辛苦中,我们也学到了许多常用的技能,如:含一只青麦秆可减少口渴,脚手不慎被镰刀割伤,用马齿苋揉成团贴敷等。但因年少无知,又分散在社员家居住,也发生过不幸的事情。

有一年我们去北郊某村夏收,忽降倾盆大雨,村干部、社员愁眉不展,我们却欢呼雀跃,因为不用下地干活了。及傍晚,我们还在屋中嬉闹。忽闻外班一同学身亡。原来他们几人闲来无事,不知谁提议去爬村边的高压线铁塔,因雨漏电一同学不幸触电身亡。这位同学好像姓高,戴一副眼镜,个子不高,和郭林比较熟悉。

郭林个高,但胆小。第二日,闻听此同学在北门里某医院太平间,硬拉我们几个同学一同前往,给看门的老大爷说了一通好话,我们便进入了太平间。屋内五六个水泥台子上扣着三合板做的盖棺,依次开到第三个,找到了那位同学。但见他满身泥水,双手外翻,右掌心有一道粗黑的烧痕,眼睛微睁,表情痛苦。我见身后的郭林双眼泪流,便说:“好了,咱们走吧”。郭林点头,我便将盖棺向下盖去。不料竟感到盖棺向上微翻,我心中恐惧,便用力下压,但见盖棺一下跳起好高。只听郭林一声尖叫,与几位同学跑出了太平间。我心狂跳,但强压恐惧转到另一侧,看到那位同学烧伤的手支在了盖棺外,所以无法盖合。我将其手放入盖好后,逃也似跑到大门外,告诉郭林原委,他们的表情方渐渐恢复正常。

这是我第一次面对身边人的死亡,第一次经历如此恐惧的事情。因为“运动”,因为无知,因为管理松懈,一个年轻的生命就此逝去。虽然已过去了几十年,仍使人感到惋惜。

 

                                         2011年6月10日   柳安宁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