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相逢是首歌》

——西安部分初六九届师生联谊园地

 
 
 

日志

 
 

《青涩的岁月 苦涩的记忆》—— 崔小平  

2011-07-04 21:17: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涩的岁月   苦涩的记忆
崔小平

《青涩的岁月 苦涩的记忆》—— 崔小平 - xa8950 - 《相逢是首歌》

 

    一位五十一年前毕业于省女中的表姐从北京回来看世园会。隔日邀我和妻陪他去母校故地重游,校园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变,唯有后边的大礼堂使表姐眼前一亮,姐说这是她对母校记忆中仅存的一座建筑了。姐让我们为她多拍几张照片留念。在一次次的闪光中,在镜头的变换中,姐回忆并诉说着五十一年前她在礼堂舞台上和同学们朗诵诗歌,表演节目的片段。一头白发的面孔呈现出青春少女般的表情,愉悦之感油然而生。姐说:“你俩也是这学校毕业的给你个两也拍几张吧?”妻说:“算了,不用拍,你记忆中的中学时代是快乐的,而我们在这里留下的记忆,痛苦比快乐多”
我们是那个时代一批特殊的中学生,见证和经历了这所百年学校的N个第一。
    陕西省立女子中学在经历了六十多年风风雨雨后,第一次摘下了牌子更名为东方红中学;
    学校第一次不是让教书育人的知识分子来领导,而是由工宣队掌权,学校负责人竟然是军代表王营长;
    六九级的男生有幸成为这所陕西省唯一女子中学的第一批男生;
    我们这届学生是有史以来第一批入学即集体跳级为二年级的学生;
    我们是第一批没有课夲,仅有几页油印讲义在课堂里学习的学生;
    我们是第一批不以学习文化知识为主,而是把大量时间投入到学工、学农、挖洞、批斗师长、批斗同学的学生;
    毕业分配时第一次不用“德、智、体”标准评价学生,而是依据家庭背景来决定同学们的命运。
    中学时代的记忆除了同学之间的友情外,给我们留下有哪些美好的印象?静静的思索,找不到答案,但一些丑恶的情景却历历在目。
    情景一:一次批斗老校长杨林的大会,校革委会头头王xx及个别极左的老师带领同学们呼着打倒杨林的口号。几阵狼嚎之后,两位大个子同学用架喷气式的动作把老校长推搡的押上批斗台,一位瘦弱的女性被两个大汉架着,头和肩膀被压的很低,身躯亦弯的不足90度,手腕被紧拽着由背后向高提起。老校长的头被压的很低,我看不到老校长脸上的痛苦表情。这一场景让我马上联想到身陷牛棚的母亲,我的心在滴泪、淌血,肺将窒息、快燃烧。恨不得手持机枪扫了这帮魑魅魍魉。
   
情景二:操场上夜战挖防空洞,挖出一些遗骨,那个时代的人善心泯灭,这些个骷髅被当成皮球似的被踢来踢去。作孽啊,作孽!
    情影三:同学们一批批的离开学校,参军、三线、工厂、农场商业,甚至七0届的学生也陆续离开学校分配工作。而我仍在家侍分配,无奈去找班主任孙老师,此时已当了七一届班主任的孙老师顺水推舟的说管不了,让我去找工宣队,工宣队长沉着脸见我如见瘟疫般冷冷的说:“你政审不过关,没人要你。”当时参军和去国防厂对我只是一种奢望,而去三线出力都失去了资格。难道怕我破坏了铁路建设,颠覆了国家政权。呜呼哀哉!这就是中学时代给我留下的苦涩记忆。
    陪表姐离开八十九中学校门时,门卫说明年是校庆一百周年,欢迎校友们回来参加校庆,表姐欣然答应。我暗自思量,百年校庆,我去吗?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