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相逢是首歌》

——西安部分初六九届师生联谊园地

 
 
 

日志

 
 

《一泡雀屎》—— 刘渝生  

2011-08-24 12:31: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泡雀屎》—— 刘渝生 - xa8950 - 《相逢是首歌》 

 

一泡雀屎

     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那时的人都爱穿绿色的军装,满城尽带绿金甲。那时只要一睁眼,映入眼帘的全是红色。红色的旗帜,红色的标语,红色的袖章,红色的帽徽红领章,要是一集会那简直是红色的海洋,可谓全国上下一片红。有诗为证:

《七律.有所思》——作者  毛泽东 1966.6

正是神都有事时,又来南国踏芳枝。

青松怒向苍天发,败叶纷随碧水驰。

一阵风雷惊世界,满街红绿走旌旗。

凭阑静听潇潇雨,故国人民有所思。

一阵风雷惊世界,满街红绿走旌旗“正是那个时代的真实写照。可是我们这群小闲人,没得书念了,身不由己的让时代夹着,就像歌里唱的那样“洪湖水,浪打浪”去了。1968年秋,正式复课,那一年的秋天可不是“独立寒秋”,秋阳那个热呀烧灼着我们的心。按户口分片,我被划入了陕西省女子中学,该校历史悠久,也正因为破例第一次招收了男学生,用了多年的旧符也不要了,更名为“东方红中学”。

入校不久,工宣队来了,军代表也来了,说是帮助学校搞斗、批、改,校革委会嘛,用四川话讲:就成了一个空壳壳,工人阶级要领导一切!紧接着在工宣队地倡导下在学生中间成立了两个民间组织,一个叫“群众专政小组”,简称“群专”,另一个叫“文艺宣传队”,简称“文艺队”,军代表也不闲着,在他的倡导下成立了学生民兵连,其中还包括一个女民兵排,不爱红装爱武装嘛。

由于本人的喜好,被吸纳入校文艺队,时不时的排演一些小节目,拉到钟楼广场或随便哪个街头墙角,摆个场子,吸引一下过路的革命群众的眼球,大鸣、大放一通,那是再时髦不过了。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的”。在当时成了文艺队的首要任务。

文艺队的排练场地在大礼堂对面的一个孤立的教室里,教室建在一个高台上,四面回廊,四个角有四个红色的柱子,以后四连七排占了去当课堂,排练场地就机动起来,哪里有空地就往哪里钻,或是大礼堂,或是70级的教室。

排练的节目品种还不少,自编自演的不多,差不多都是与外单位,或是与其他学校的文艺队交换来的。后来工宣队里来了一位有艺术细胞的复转军人,姓甚么记不起来了,好像是姓刘,自言参加过中印边境反击战,曾经是新疆某部队文工团的,他给文艺队传授了不少很新颖的节目,着实让我们火了一把。我的角色多半是跳跳民族舞蹈甚么的,有时也在小话剧里客串个配角。跳舞的分大个小个,大个又有四男四女,男的有我,董立军、杨路生、路水生,后来添了一个王天英,女的有邱西玲、周树玲、魏清香、吴西春,后来又添了一个薛小玲。日子像翻日历一样一页一页飞逝而去,回想起来好像还很充实,书念不念无关紧要,有“红宝书”念就行了。现在的人又兴起唱红歌,那时候咱天天唱的都是红歌,当然也偷着唱“黄歌”,最流行就是那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不知从何时起,大约是在68年年末,除了唱’语录歌”,“三忠于、四无限”之类又兴起了唱“样板戏”,或许是旗手的旨意吧。吃关中粮,喝长安水长大的,不要说唱京剧就连听也没听过,还好,样板戏的唱腔都是在传统唱腔上经过改良的,较好普及,刹时间满城妇孺都会哼上几句西皮、二黄,旗手的母威可见一斑。

冬天很快就降临了,那时的天乍就那么冷,刚入冬就穿上了大棉袄。一次放学后,文艺队在操场南头70级的教室里排练集体清唱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选段“共产党员”,因没人会拉京胡只好清唱,可是又不能干唱,还得加点动作什么的就找了位秦腔剧团的老师来指导一下扮相和身段,先学唱腔后练动作,唱呀唱,练呀练,乍就那么有精神头儿,甚至忘了回家,忘了回家吃晚饭。那样板戏之所以是样板首先戏里有样板人,样板人都是些不食人间烟火的顶天立地的英雄人物,英雄人物不一般,那身板,那形象,那个头,在舞台上那一招一式,甚至一个眼神都是特别造出来的,谁能立马模仿得来,所以练了一整,别人不知学得怎样,老师每每批评我,什么动作不刚,扎势不到位,还讽刺我去练芭蕾还有点底子,我一时糙气就想退场,干脆不练了,那哪成,唱样板戏是政治表现,只好说:“老师让我一人到室外单练一会儿,独自体会体会”,老师痛快地答应了。出了教室,一股寒气袭来,我紧了紧领扣来到屋檐下,教室里透出橘黄色的灯光,大伙儿正练得起劲,势扎得很是威风。我清了一下嗓子,哼了一声,只见呵气成霜,突然发现夜空中不知啥时飘起了雪花,地上也好似白茫茫的,心想那杨子荣不也是趁着夜色,脚踏雪原打虎上山的吗?一时间来了灵感,就在那漆黑冷寂的屋檐下默默地哼着调子一招一式地比划着,当唱到“专拣重担挑在肩”时,身体向右45度转体,左手叉腰,右手向后水平划出一个弧线,猛的在空中挥手握拳,转身亮相,动作一下子就做到了家,正当自陶醉好不得意时,就感到手心里热乎乎的,借着灯光一看,却原来是抓了一把鸟屎。这就奇了,随手在空中抓了一把就能逮一把鸟屎?当时也没多想,在雪地上蹭了蹭进教室继续排练去了。

时隔多年,每当想起这档子事就觉蹊跷,一个人站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挥手在空中抓了一把,伸手一看却是一泡鸟屎,你说奇也不奇,如果把这动作在同样的场景下重复上百万次怕也不会有这种巧合!一只麻雀,在屋檐下拉了一泡屎,让我无意中在空中逮住,还是热乎乎的,真是绝了!时间久了,反复琢磨,人这一辈子扑过来扑过去,忙里忙外,紧前赶后,辛劳一生,到头来不还是两手空空,可我还抓了一把雀屎呢!不白走一遭,人嘛,不要把啥事都看得太认真了,不过一把雀屎而已。

 

                               2011年7月31日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